下雨又怎樣雨總會停的

更多精彩盡在這里,詳情點擊:http://www.zyylc45.com/,南安普南安普

天高云淡的日子,浦東機場國際出發安檢入口,我跟兒子說,來,抱一下。1.82米高的大男生略有點難為情地伸出長臂俯身在我后背輕輕拍了拍,算是配合完成了這個母親大人自定的說再見儀式,然后,隨著通道里絡繹不絕的人流,大踏步地向前,很快就不見人影了。

回程路上,打開手機,微信朋友圈里美圖刷屏,曬的都是申城“水晶天”,外灘、人民廣場、陸家嘴……天氣是真好啊,而我,盯著一條短信發了呆,那是一條出行服務APP的提醒:布萊頓,雨。

布萊頓是英國南部的一個海濱城市,也是兒子此行的目的地。十幾個小時的飛行之后,兒子將抵達倫敦希思羅機場,從那里轉乘去布萊頓的大巴。布萊頓屬于“大倫敦”區域,從倫敦市區乘火車南下,1個小時就可以抵達。但是因為機場距離市區頗遠,在火車站購票轉乘也還要耗費時間,又帶著大件行李,所以,兒子選擇機場直接發車的大巴,雖然它時速不如火車。

機場出關約需2小時,我在心里默算,這個航班停靠的是五號航站樓,大巴站點在四號,航站樓擺渡再加上現場購票等車,當地時間晚上8點前兒子能上大巴就不錯了。大巴沿途要靠站,抵達終點布萊頓大概也要2個小時。從車站到宿舍,兒子拖著行李箱背著一個死沉的背包,一個人,沒帶傘(他新學的英倫派頭是要么用長柄傘要么不打傘),一件薄衫,在海上吹來的冷風里,要走多遠?走多久?布萊頓今日氣溫8℃~16℃,這樣的天氣,深夜,人口密度不大的小城路上還有人嗎?或者說,還有哪樣的人?

心里頓時浮現出去年夏天去那里見過的景象,海濱大道上,胡子拉碴裹著破布爛衫的流浪漢沐浴著英吉利海峽上空落日的霞光喝著不知道是撿來還是討來的啤酒,一臉癡笑。膽小如我,對此景象是不敢多看的。布萊頓位于英倫三島的南端,相比之下是英國維度較低氣候最溫暖的地區之一。這里歷史上就是度假勝地,和其他知名度假城市一樣,也很盛產流浪漢。布萊頓還是座慶典之城,每年節慶活動不斷。

想到這,又想起兒子跟我提過,他和同學見過有人街頭犯罪;上學期,他們租住的街區,曾發生流血斗毆事件;合租的室友有一天發現門上有印記,疑似不法之徒踩點留下的暗號,于是他們那幾晚睡覺都在門窗邊特別放了凳子,凳上放盆碗,用作預警,兒子還把健身玩的精鋼三節棍放在枕頭下,還好是虛驚一場……

兒子遠行的這一晚,我總是無法安睡。凌晨3點,倫敦時間晚8點,我翻身看了手機,看到兒子新發的微信消息:上了大巴了。凌晨5點多,又一條消息:到了。

高冷派的兒子,文字總是極簡,在家時嫌我啰嗦,有時候發信息還會假裝沒看到不回。但是,每次長途旅行讓他報平安,和送機時的擁抱一樣,雖然大概內心也是嫌棄的,卻總還是按老母親的心意一一照做。下雨嗎?冷嗎?餓不餓?是不是很累?隔著7個小時的時差,我克制住沒有多問。

十九歲、二十歲,母親眼里仍然是半大的孩子們,遠在異國他鄉,從生活到學習,都必須完全獨立應對了。天遙地遠,山長水闊,擔心確實是沒有用的。不經歷風雨怎能成長?孩子們其實一切都明白,擔心不如相信。布萊頓下雨又有什么關系呢?雨總會停的,何況,對了,那里還是英國陽光最多的城市呢。南安普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